发展中心-“加快推动郑州国家中心城市建设”-台海新闻网

  • 时间:

世界杯最佳阵容

鄭州東南西方向大都市區建設進展較快,成效明顯,鄭汴、鄭許一體化發展步伐不斷加快,而鄭北地區由於黃河隔離,鄭焦、鄭新一體化發展步子不夠快,進展比較慢。」

2017年11月,在城市「搶人」大潮中,鄭州推出史上「含金量」最高的人才新政,實現中專以上畢業生「零門檻」落戶。最新發佈的《方案》則進一步提出,「推動鄭州市放寬落戶條件」。

圖片來源:攝圖網2019年過半,首次躋身GDP「萬億俱樂部」的鄭州(樓盤),似乎愈發高調起來。

2018年,鄭州以佔全省4.45%的地域面積、10.55%的人口,創造了全省21.1%的GDP、30.6%的一般公共預算收入、74.5%的進出口總值。

製圖:城市進化論去年,在鄭州市政府官網發佈的《從國家中心城市對比看鄭州首位度》一文中,當地統計部門將鄭州與廣州(樓盤)、成都、武漢、西安(樓盤)等中心城市首位度對比分析后認為,鄭州「在區域經濟中的輻射力、影響力存在不小差距」。

不過,如2019年鄭州市政府工作報告所說,「科技創新能力不強,企業研發投入比例不高,科技成果轉化有待加強,高端創新人才、創新團隊仍然偏少」,仍是當前鄭州面臨的嚴峻現實。

眼下,鄭州再獲國家級平台「加持」,正式獲批建設全國第7家國家超級計算中心。與此同時,上述《意見》還透露鄭州的一系列新目標:建設全國先進裝備製造基地、數字經濟區域總部和創新中心集群、全國重要的新能源及網聯汽車研發生產基地和推廣應用先行區等。

「鄭州最大的問題是規模太小,實力太弱。」河南省政府發展研究中心原主任王永蘇,曾多次參与鄭州城市規劃。在他看來,鄭州應該利用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契機,擴大城市規模。

拉伸「骨架」首位度低、輻射力弱,最直接的解決方案,就是通過「硬手段」,向外拓展城市版圖,贏得更加廣闊的市場腹地。

中原城市群空間布局示意圖圖片來源:《中原城市群發展規劃》(2016年12月)

經濟總量全國第五、坐擁一億人口市場腹地的河南,迫切需要一個明星型中心城市,來承接、吸引、集聚和消化各種資源,以在區域競爭中立於主動之地。」

「躋身國家中心城市行列,就是要成為國家城市體系中綜合實力最強的『塔尖城市』和『經濟極核』。」

自2016年底國家首次明確支持鄭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以來,時間已過去兩年有餘。在《河南日報》上述文章中,開宗明義地談到:

7月5日,《河南日報》發佈消息稱:河南省委、省政府印發《關於支持鄭州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若干意見》(下稱《意見》),提出把鄭州打造成為全省參与全球競爭、集聚高端資源的戰略平台,形成全省核心增長極,引領帶動中原城市群和中部地區高質量發展。

在河南省社會科學院區域經濟研究中心主任任曉莉看來,儘管目前還有差距,但按照鄭州近幾年的追趕速度,在經濟總量等方面,還是有可能和武漢分庭抗禮。

不過,去年7月,河南大學中原發展研究院研究顯示,與其他國家中心城市相比,鄭州市區面積1010平方公里,建成區面積457平方公里,在9個國家中心城市中均處於最後一位。而從市域面積(7446平方公里)來看,也分別僅為成都61.43%、武漢86.89%、西安73.74%。

鄭州中心城區空間結構規劃圖圖片來源:鄭州市政府官網與此同時,鄭州還希望,突破地理限制,北跨黃河發展。今年初,河南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加快鄭州大都市區建設,帶動開封、許昌(樓盤)、新鄉(樓盤)、焦作(樓盤)等周邊城市融合發展。不過,今年2月,在鄭州舉行的「鄭州大都市區一體化暨大鄭北發展高層論壇」上,有與會專家指出:「

由鄭州師範學院、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發佈的《國家中心城市藍皮書:國家中心城市發展報告(2018)》顯示,上海(樓盤)、北京(樓盤)、廣州處於中國國家中心城市建設第一梯隊,天津(樓盤)、重慶(樓盤)、成都、武漢處於第二梯隊,西安、鄭州處於第三梯隊。鄭州在9個城市中墊底。

鄭州的未來藍圖,越來越清晰。但高教實力薄弱的鄭州,如何補足人才缺口這塊最大短板?

近日,河南省委、省政府印發《建立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實施方案》(下稱《方案》),其中明確,加快鄭州大都市區建設,推進1小時通勤圈軌道交通網絡和城際公路快速通道建設。如今,鄭州建成和在建的黃河大橋已有10座,這無疑將為鄭州實現「跨河發展」打開更多想象。

與之相應,此次《意見》提出,圍繞提升鄭州龍頭引領作用和綜合競爭力,河南優先支持鄭州爭取國家重大生產力布局,優先支持省級布局向鄭州傾斜,不斷強化國家中心城市的規模效應和集聚效應。

如何補缺建設國家中心城市,光有經濟規模顯然不夠,還要看發展質量。

從產業結構來看,很長一段時間以來,帶動鄭州GDP的是煤炭、水泥等重工業。直到2010年富士康落戶,鄭州才迎來產業結構「拐點」,眾多電子信息廠家隨之而來建立配套,鄭州高新技術產業也開啟多年増勢。

就在前幾天,鄭州市市長王新偉還重申,全市上下要牢固樹立創新是第一動力、人才是第一資源的理念,「要把科技創新擺在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畢竟,不努力跟上發展大勢,一不小心就會被甩在身後。

從中部六省來看,不管是GDP總量破萬億,還是人均GDP破10萬,武漢(樓盤)和長沙(樓盤)都早已「過線」。而在全國地級以上城市序列中,2018年鄭州GDP成績(10143.3億元),也只能拿到第16名。

經濟實力自1954年河南省會從開封(樓盤)遷往鄭州,這座曾經默默無聞的「小縣城」就一路彎道超車,迎來快速成長期。今年1月,以地區生產總值破萬億、常住人口破千萬、人均生產總值破10萬「三大突破」為標誌,鄭州迫不及待地喊出「請喊我特大城市」,底氣十足。

當前,對鄭州乃至河南而言,一個主要目標,就是「讓鄭州這個龍頭高高揚起來」。而在今年的鄭州市政府工作報告中,「國家中心城市」更是被頻繁提及26次。7月9日,河南省委書記王國生到鄭州調研時再次強調,「加快推動鄭州國家中心城市建設」。

製圖:城市進化論這已是河南省內的共識。也因此,今年初,《河南日報》分析指出:「

其中,曾被稱為中國最大「鬼城」的鄭東新區,已發展成「金融城」「商務城」「會展城」,占鄭州市域城市建成區面積1/10,吸納人口120萬人。

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記者 程曉玲 每日經濟新聞編輯 劉艷美

從歷年數據看,相比同批拿到國家中心城市「入場券」的武漢,兩座城市的GDP差距,從2009年的1254.72億元擴大到2018年4700多億元,始終沒有縮小的趨勢。

從年初「請喊我特大城市」,到如今又瞄準「塔尖城市」,鄭州的實力,能否撐起它的野心?

不過,對這樣的成績,鄭州顯然還沒有「驕傲」的資格。

即便在中西部,與發展迅速的武漢、長沙、合肥(樓盤)、重慶、成都、西安相比,鄭州在高新技術企業數量及研發投入等方面,也毫無優勢可言。

實際上,隨着城市建設越來越快,鄭州城市框架也在不斷拉大。今年4月,鄭州市政府發佈《關於2018年鄭州市城市建成區規模的通告》,2018年鄭州市域城市建成區面積達1055.27平方公里,較2017年增長224.3平方公里。

數據顯示,去年鄭州常住人口增長25.5萬人,這也是鄭州連續8年常住人口增量超過15萬人。而根據規劃,鄭州每年要引進20萬高校畢業生,到2035年,全市大專以上學歷人口比例達到33%。

其實,鄭州一直在努力。任曉莉告訴城叔,我國首個由國務院批准設立的航空港經濟發展先行區——鄭州航空港經濟綜合實驗區,其規劃面積達415平方公里,規模可見一斑。

今日关键词:进京快递安检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