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上海-上海这份“最严苛保姆家规”引起争议和关注不是坏事-新闻快讯网

                          • 时间:

                          吴亦凡被激光照射

                          最近,一份上海最嚴苛的保姆家規出現在相關家政群里,規定包括「不要與小區保安或鄰居家保姆議論家庭瑣事,並透露我們家的隱私」「不要打聽我們家裡的事情」「不要遲到早退」等20條。一些僱主開出1.2萬元的月薪,要求保姆熟背並遵守「20條」。上海家協負責人表示,「20條」確實是目前家政行業非常嚴苛且極其少有的服務要求,其中沒有歧視保姆的內容,屬於正常的僱主服務要求。

                          從僱主開價的角度看,這份家規也不算很嚴苛,即報酬高要求就高。據報道,上海住家保姆薪酬連續多年上漲后,首次出現漲停,去年保姆平均月薪為6000-8000元。制定20條家規的僱主開價1.2萬元/月,遠高於上海保姆的平均月薪,保姆想得到這份高收入,就要符合僱主要求。

                          總體而言,上海這份「最嚴苛保姆家規」引起爭議和關注不是壞事,既有利於促進保姆群體看清行業發展方向提高自身素質,也有利於完善行業標準以滿足多樣化、個性化需求。最近,國辦印發《關於促進家政服務業提質擴容的意見》,簡稱「家政36條」,旨在促進行業高質量發展。國家發改委表示將修訂家政服務國家標準,筆者認為,相關修訂工作可以借鑒上述「20條」的一些內容和思路。

                          在市場經濟環境中,評價一種規矩嚴苛不嚴苛不外乎兩個標準,一個是法律標準原則。假如顧主超越法律規定、行業標準提出要求,可以稱之為嚴苛。但從「20條」來看,並不涉及歧視保姆、違法違規等內容。對照行業標準,在僱主家庭隱私保護等方面,「20條」與行業標準要求基本一致。在嬰幼兒護理方面,「20條」還沒行業標準細。

                          目前我國家政從業人員超過2000萬,大部分顧主對保姆的要求並不很高,同時大部分保姆的素質和技能屬於普通水平,相對而言,上海的這個「20條」確實堪稱「最嚴苛」。如果類似的保姆家規多了,大家也就不會這麼認為了——也就是說,由於家政服務業長期低端化,一旦有僱主要求較高,部分人尤其是保姆就不適應。

                          站在僱主角度看,「20條」大體上都合情合理。如不要透露我們家的隱私、不要打聽我們家裡的事情,這是正常的要求。再如,照顧孩子的要求,包括肩上放一塊毛巾,寶寶的頭要放毛巾上,給寶寶洗澡用溫開水從上到下沖洗等,主要是從衛生等角度出發,保姆如果細心應當能夠做到。

                          不過,即使有保姆接受、熟背「20條」家規,並不等於能完全執行到位。雖然僱主家可以安裝攝像頭或者有老人來監督保姆工作,但不可能保姆始終處於監督之下,那麼實際服務可能與要求不一致,有可能出現糾紛。所以,僱主在給保姆提各種要求的同時,也要考慮保姆能否完全做到,其實,僅靠冰冷的家規是不夠的,還應該給予溫暖。

                          另一個是市場原則。能力與待遇相適應,這是勞動力市場最基本的常識。一般情況下,勞動者提供高質量服務,就應該享受高待遇,上述僱主開價1.2萬元/月並提出「20條」要求,符合這種收入分配原則。此外,這份保姆家規算不算最嚴苛,應該由市場說了算,即僱主與保姆雙方認可就行。如果有保姆最終接受「20條」,也說明不嚴苛。

                          「最嚴保姆家規」引起爭議不是壞事

                          今日关键词:首届清华智班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