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读者图书馆-东城区第一图书馆里那位吃面包的读者被小李制止时-招考资讯

  • 时间:

李嫣与闺蜜拍写真

首都圖書館B座三層文學圖書閱覽室內,一位靠近大門的姑娘掏出麵包塞進嘴裏。她恰好坐在三人坐席中間的位置,旁邊兩位男性讀者不由自主側過身去。而這個位置,距離首圖在三層走廊為讀者準備的就餐區僅20多米。同一間閱覽室里,還有位姑娘一邊看書一邊吃自己帶來的烤紅薯,幾分鐘過後,兩塊烤紅薯就一掃而空。這位女士歇了口氣,又從塑料袋裡掏出了一根煮玉米。13時多,當大部分人結束了午餐重又低頭看書,一位年輕男讀者又掏出了煎餅,濃郁的味道讓直徑10米內的好幾位讀者都拿起書本扇起了鼻子。

東城區圖書館的走廊不具備設置臨時餐區的條件,每當有人在走廊用餐,味道會久久不能散去。可就連館長上前制止,都會遇到強詞奪理的讀者回應,「不讓吃?那你說,我上哪兒吃去啊?」

通州區圖書館從今年「五·一」開始增加了手持安檢器的安檢員,對每位入館讀者打開手提袋或背包檢查,這才基本杜絕了帶食物進場的現象。「手持安檢器的安檢員上崗,每年需要約30萬元經費,這得從區文化中心的物業及運維費中擠出來。」通州區圖書館館長楊蘭介紹,各家圖書館情況不同,這個辦法對很多老城區的圖書館來說,並不適用。

7月10日,東城區第一圖書館三層綜合閱覽室內。哧啦,撕開食品包裝袋的聲音響起,圖書管理員小李起身尋找聲音的來源,沒發現動靜。小李剛回到座位上,嘩啦一聲,包裝袋被徹底扯開,隨後傳來咀嚼、吞咽聲,小李只得又起身尋找……每到中午吃飯時間,類似這樣的「貓鼠遊戲」都要在多家圖書館的閱覽室里上演。

部分讀者的不以為然,為許多遵守公德的文明讀者造成了很大困擾。「很煩在圖書館里吃東西的人,還是那種一口一口慢慢吃,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在吃東西。撕包裝也是,一點一點撕,快瘋了。」「有人吃東西還吧唧嘴,就不能出去吃嗎?又不遠。」記者隨機採訪多位讀者,絕大多數人對這種行為表示厭煩。

「我們也希望有寬敞舒適的餐廳,滿足讀者需求,但不具備這樣的條件時,咱們還得靠社會公德來約束,靠大家自覺,您說是不是。」首都圖書館相關負責人無奈地說。

首都圖書館不得已將B座三層和四層走廊開闢為讀者臨時就餐區,但這直接催生了一些「講究生活品質」的讀者,叫外賣送來麻辣燙、水煮牛肉等湯湯水水、味道濃郁的飯菜,讓整條走廊味道刺鼻。還有更固執的讀者,依舊留在閱覽室里用餐。「得寸進尺!」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管理員說,每次上前制止讀者的不文明行為,自己都要做一番心理準備,「有人胡攪蠻纏,最後鬧到要叫警察來。你說誰願意天天面對這樣的人。」

為了制止閱覽室里的不文明行為,各家圖書館可謂傷透腦筋。

也有不少熱心讀者出主意。「我剛帶孩子去過上海市圖書館和浦東圖書館,這兩個館都在地下一層設置了讀者餐廳,20多元就可以吃得很好。」常在海淀圖書館看書的讀者劉霞女士說。不過,這樣的硬性條件對很多圖書館來說是遙不可及的願望。僅以她常去的海淀圖書館為例,該館位於一座寫字樓內,館舍尚不獨立,何談專門的讀者餐廳。而東城區第一圖書館的地下一層,至今還是第一外借庫所在地,又哪兒擠得下讀者食堂?

「行了行了,知道了知道了。」東城區第一圖書館里那位吃麵包的讀者被小李制止時,不耐煩地擺擺手。說話時,他整個人還盯着眼前的電腦屏幕,既沒有起身正視工作人員表達歉意,更沒有把麵包收起來。而他的行為,直接導致鄰近讀者對異味和聲音感到厭煩,離席出去。令這位離席讀者沒想到的是,他坐電梯剛下到一層,就差點與一位取了外賣要拿到樓上去吃的讀者撞個滿懷。「怕孩子熱着,哎喲,你看我這出去一趟就一身汗。」這位陪着孫子前來閱覽的老大爺說,自己寧願去外面餐廳打包飯菜回來,也捨不得讓孩子出去吃。

圖書館閱覽室內禁止餐飲,這是每位讀者從學生時代就知曉的規則。圖書館工作人員也在閱覽室牆壁或者桌子上貼了禁止飲食的標籤。但總有人覺得這點小事兒無需大驚小怪。

下午,四層試聽文獻借閱區則更具家庭影院氛圍。10位讀者里有三位邊吃零食邊戴着耳機看電影,有吃烤饃片的、有吃苦蕎麥片的、有吃巧克力的。有人的零食袋子還是那種大號家庭裝,掏零食的全過程伴隨着嘩啦啦的噪音,旁若無人,自在得很。而試聽文獻區,距離走廊的讀者就餐區,僅10米之遙。

今日关键词:端火锅泼妻子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