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网络-人们的文艺生活更多地和“云”联系了起来-宝应新闻

  • 时间:

勇士无缘季后赛

玉淵雜譚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人們的文藝生活更多地和「雲」聯繫了起來。春節期間,《囧媽》一馬當先,引發了多部電影從院線上映改為網絡上映。這雖然引起了行業內的一些爭議。但敏銳的行業觀察者卻發現它或將撬動電影業的一次變革。接着,又有「雲錄製」「雲合唱」「雲演奏」等,經常見諸報端。幾天前,「三八婦女節」央視特別節目《致敬最美的她》的最後一個節目跨屏器樂合奏《第三交響曲:英雄》,就是演奏者在不同場合同時完成的一次「雲合奏」。更早一些,文藝界抗疫主題MV《堅信愛會贏》等作品,也由多位演唱者自己在外地或國外找錄音棚錄製而成的。

應該說,在線創作並非疫情期間首創。這些年,早就有不少人使用這種模式製作出文藝作品,並在網上廣為流傳,其中也不乏佳作。其實,抖音等短視頻平台上流行的「合拍」,也不妨視為在線創作的極簡形態。但是,在以前,在線放映也好,在線創作也罷,與線下的文藝生產創作,是兩條并行的軌道。而現在,這種新模式卻如此廣泛地被專業文藝家運用,甚至成為文藝組織開展主題創作的一種重要模式,這表面上是疫情之下的權宜之計,實質上讓人看到了兩軌交匯的一絲端倪。可以說,從傳統的「面對面」到當下「屏對屏」,一次文藝創作模式的迭代正在向我們發出預告。

有人說,「雲」的創作和傳播只是文藝的一個方面,文藝的土壤在現實生活。優秀的文藝作品,必然是在反映社會、塑造人物上下了很大功夫。這當然是對的。不過,今天的互聯網並非是外在於生活的東西,它越來越和生活融為一體,並逐漸變為生活本身。當下的生活,幾乎已離不開互聯網,人的一切活動,也是如此。有的人睡覺時還帶着手環,呼吸、心跳等生命的軌跡,原汁原味地記錄下來,存入了雲端。從這個意義上說,互聯網在改變文藝形式的同時,還在提供着文藝的新素材和內容。這些內容,不僅是現實生活搬到了「雲端」,而且是因網而生的。它們包括從網言網語到網絡生活,再到網生代特有的文化心態和思維邏輯,不一而足。其中既包含着新的時間感、空間感,也包括以社交媒體為載體的新型社會關係及其蘊藏的戲劇衝突。而這一切,又正構成了文藝審美的基礎。

隨着互聯網技術的深入發展,這種「雲創作」模式及其帶來的「雲文藝」,預計將變得更加普及。這不但和創作者對「互聯網+文藝」規律的掌握不斷深入有關,而且和欣賞者網絡賞藝的經驗不斷豐富有關。根據第44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2019年6月,我國網絡音樂規模達6.08億,佔網民整體的71.1%;網絡文學用戶規模為4.55億;網絡遊戲用戶規模4.94億;網絡視頻用戶規模則為7.59億。抖音短視頻App1月6日發佈的《2019年抖音數據報告》,則顯示,其日活躍用戶已於今年初達到4億。經過二十多年網絡文藝的發展和熏陶,我們已經習慣於在「小屏」乃至「豎屏」上看劇聽歌。

從歷史上看,病毒與人類相伴而生,任何一次比較大的疫情,總會給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帶來深刻的改變。新冠肺炎應該也不例外。就文藝而言,它讓我們更清楚地看到了以互聯網為代表的新科技對文藝的改變,也讓我們發現,一種以科技為依託的文藝新力量正在生長。能否用好這股力量,既取決於如何把多年來行之有效的線下創作模式移植到網絡空間並加以創新,更有賴於深入研究文藝的互聯網的語法,提高在線調集、統籌文藝創作資源和節奏的能力,讓文藝自如地穿梭在人間與「雲」端。

與此同時,我們也正在把隨時表達自己對作品的觀感當作理所當然。彈幕、網絡群逐漸成為我們交流欣賞感受的主要場域。創作與評論之間、評論與再評論之間建立了即時交流的可能。而這也正是網絡環境下輿論的特色。於是,現場感、互動性、浸入感,逐漸成了當代人衡量文藝乃至定義文藝所不可缺少的關鍵詞。隨着5G技術進一步成熟,以及虛擬技術的發展,在線即在場,不但將成為客觀現實,也成為人們的心理現實。

今日关键词:特鲁多妻子确诊